网站首页  机构职能  政务公开重点工作  法律法规  办事指南  咨询交流
史话佚闻
 
西 义 顺 联 号(义字号)
[发布时间:2013-03-13 10:22:46][阅读次数:3645次][作者:撰稿人:李志远][信息来源:营口市文广局]
 
    西义顺商号是山东黄县城关镇遇家村李氏家族于道光二年(1822年),由奉天田庄台义顺华商号分拨资本,于营口西部后河沿创办的商业企业。在其后的百余年间,陆续在营口创办了17家分号,在外城分设10余家分号,总计30余家的大型综合性企业集团,为东北地区近代经济及社会发展作出了巨大的贡献。本文提及的西义顺联号(义字号)是指在营口地区的17家分号的总称。它包括:义顺华、义顺栈、义顺复、义顺元、义顺厚、义昶栈、义合乾、源利栈(以上大屋子);义顺盛、义顺来、义顺东、西义顺栈(以上油坊);义顺金、义顺长、义顺魁、恒义福、恒义利(以上银炉)。
(一)
    黄县遇家村李氏的始祖李重耀于明末清初来到遇家定居。清朝政权稳定后,人民得以休养生息。由于山东半岛人多地少,加之灾害频发,当地生计艰难,由此众多民众闯关东到东北谋生。乾隆中叶,遇家李氏五世祖李克明挑八股绳赴辽南做货郎生意,“克明公、字显卿,生三子兰、宏、蓉,配氏秦(西小渠疃)赴北。”[1]并于乾隆三十五年(1770年)于盖平火神庙街开设义顺合粮栈。“义顺合,乾隆三十五年,粮栈”。[2]而五世祖李克受的后人李经也来到海城定居,“经公,生二子九卿、九如皆续生,自此居海州”,[3]并于乾隆末年在田庄台开办义顺华粮栈,成为田庄台八大商号之一。
    道光二年(1822年),随着商业中心向营口的转移,由李经的侄子李九智携白银五万两赴营口西部后河沿开办西义顺商号。“九智公,字镜堂, 号清谭,故于奉天没沟营。”[4]并有“该商(李恒春)为西义顺油坊号东,自清道光二年成立”,[5]的佐证。
    咸丰年间,李克明的后人,八世祖李希颜于盖平义顺合或义顺元经商,“希颜公,未娶,早故葬于奉天盖州城北东双顶山之南有碑碣。”[6]
 
李希颜       李希忠       李希信
 
 
 
 
 
 
 
             (1) 丕绪    (2)丕贞    (3)丕和    (4)丕业     (5)丕奇     (6)丕生
   
    同治四年(1865年)西义顺金记(义顺金)于后河沿成立,“立绝卖契人栾纯明情因正用手乏,今将祖遗房院一所,靠河空地一段,坐落关帝阁北首,…情愿出卖于西义顺金记名下永远为业”。 [7]
同治七年(1868年)冬月中浣(12月),李序园(恒春)出生于遇家村李氏的一个普通农民家庭。由于其父李丕业没有从事商业活动,因此家境并不宽裕。
李丕业      
 
 
 
 
 
             (1)恒春(序园)    (2)恒朂(训亭)    (3)恒维(  )    (4)恒端(子初)
 
    随着事业的发展,西义顺沿西大街向东扩展。光绪二年(1876年)又出现东义顺字号。东义顺即西义顺东栈,也是后来的西义顺栈,其位于西大街东段东北乐器厂处。“<二官塘南源记房地文契>立杜绝兑房契地基人合记系丰泰源众债主,今将自置房园院落一所,坐落在没沟营东大塘南,…情愿出兑与源记名下永远为业。中证人:永同庆、三和昌、广庆发、广隆栈、玉发号、新泰栈、东义顺。光绪二年十一月十二日。”[8]
    光绪十年(1884年),义顺魁银炉设立。“义顺魁,光绪十年,本埠西义顺开设。”[9]
光绪十一年(1885年),18岁的李序园只身闯关东来到营口投奔本家亲友谋生。1886年,西义顺油坊开业,李序园在油坊充当小伙计。“西义顺(油坊),光绪十二年(1886年)。”[10]西义顺油坊位于老爷阁西北角,因而也称西义顺北栈。若干年后,该油坊经营不善,濒于倒闭,李序园利用自己的积蓄外加借债兑下了该油坊,使之起死回生。
    光绪十九年(1893年),西义顺的两个分号恒义福、恒义利银炉开业。“恒义福(恒义利),光绪十九年,本埠西义顺分设。”[11]
    光绪二十年(1894年),甲午战争爆发。1895年3月7~9日,日军入侵辽河一带,清军抗击,双方展开甲午陆战最后一仗—田庄台之战。“义顺华粮栈粮仓大火二天不熄。”[12]
    被烧焦的粮食至今还在地下埋藏着。“战后镇内较大的榨油业义顺华、广永茂迁往大连、营口。”[13]义顺华于甲午之后迁往营口西部后河沿与东盛和比邻。
    光绪二十五年(1899年),义顺长(长记银局)开业。“长记,光绪二十五年,本埠西义顺分设。”[14]义顺长隶属于义顺厚货栈旗下,因此义顺厚的成立不会晚于1899年。义顺长地址位于旧时西大街路北,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新民街电器设备厂处,财东李缵先,经理张禄福。
    进入二十世纪,西义顺又有新的发展,在老爷阁北至河沿一带又增设义顺东和义顺来分号,统称西义顺北栈,同时在河沿修筑“关帝阁北西义顺码头” 。[15]
    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此时的西义顺油坊,连同东盛和,东永茂等成为营口知名的大型油坊。从“东盛和、西义顺两家前向该商(赵志厚)等定买期豆约二十万石” [16]的数量来看,西义顺油坊的规模还是不小的。
    光绪三十三年(1907年)2月11日,营口商务总会成立,“新举总理候选通判赵祖荫,协理花翎同知职衔李恒春。”[17]
    位于东北乐器厂的西义顺东栈即后期的西义顺栈,为西义顺总号,兼营油坊和大屋子,执事人王朗亭(黄县人)“本号开设营口西街老爷阁前路南警乙第五号,专管装卸轮船,上下各货照料稳妥,堆栈宽大,凡中外士商赐雇者请认准招牌决不致误。本主人敬启。”[18]文中的警乙第五号即东北乐器厂处。
本年3月12日,联号之一的义顺复货栈,因与沈阳金城泰商号债务纠纷而向商会申诉查办。“商系开设二道街杂货发行生意已历多年,去春有沈城金城泰号财东彭金城,执事人李丕显…托代买货物…净欠四千玖百余两屡讨屡搪。”[19]义顺复位于西大街南二道街与世昌德旧房比邻,执事人崔理臣。当年世昌德修房时“函请义顺复执事崔理臣,托彼会同商号并商会秉公丈量”。 [20]
    本年3月16日,西义顺栈(总号)因营业扩充急需用房,因而要求东邻租户腾房,为此双方产生纠纷。“敝号东隔壁有市房一所(新民百货处),向租与永隆泰开设估衣铺生理,…卑号本院房不敷用,拟急添修房间”。 [21]由于永隆泰容心刁赖,为此,西义顺栈向商会呈控给予公断。
    1907年,河北铁路公司欲在辽河南岸建一客货码头,相中西义顺码头。“商号在本埠老爷阁北有自置码头一段装卸华洋轮船”。由于西义顺“乃今秋自立机器油坊建筑码头,不能允租”,最终,河北铁路“在老爷阁东天合达歇业油坊(针织一厂北)”[22]旧址,选作码头。从上文可知,西义顺从1907年秋开始机器榨油法制油的工艺改造。
    本年5月,“由营口(三井洋行)支店发起,拉拢该地大资本家东永茂、西义顺,在大连设立三泰油坊。发起人为日本人三井重员、渡边孝次郎等七人和中国人潘玉田、李序园等四人集资五十万(三井三十万、东永茂集团十二万五千、西义顺集团七万五千元)。”[23]由于资本雄厚,使当时各地油坊无法与之抗衡。
    本年11月6日(十月初一日),营口东盛和五联号同时倒闭。由于涉债金额巨大,震动中外,包括西义顺在内的全市主要商号都投入到这一债案的处理之中。经清理,东盛和“尚亏五百余万两无从着落,...(商会)昨派东永茂、西义顺、晋泰丰、庆丰号、裕盛长五家各派妥人分查该五号之存储等。” [24]而作为西义顺的代表人,商会协理李序园更是全力以赴。
    提到东盛和债案,其中还牵涉到西义顺联号之一,义顺厚货栈的一桩面粉案。“本年(1907年)九月二十二日,有茂兴洋行(美商)卢(乃昌)买办经手卖给商号(义顺厚)壹千包,价银每包壹两六钱六分。”[25]由于此批面粉为东盛和所定买,东盛和倒闭,面款未付,茂兴洋行扣留面粉,从而引起此案。义顺厚为商业大屋子,地址在西大街东端路北,遗址尚存。1910年前财东为李序园的伯父李缵先(丕绪),1910年后由李序园、李子初兄弟接手,经理人张禄泉。
    东盛和倒闭前曾由“桂阳”货船发往香港一船油豆,价值十五万余两。东字号倒闭后,营口商会急派四家债权人赴港索要货款。“桂阳到港经港商荣新(行)扣留货物,擅自销售,据为己有。后经大德通、恒义利、裕盛长、福丰隆等与荣新涉讼。”[26]最终经法庭于1908年调解:“东盛和与怡昌泰、荣新行互相往来账款,现经营口官商公议,由荣新行交净银七万五千两,交还东盛和缴还债案。”[27]东盛和欠上述营埠四家共银十五万二千0五十五元五毫五,其中欠“恒义利财东李序园名下二万七千七百七十七元七角七分”。 [28]
    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4月28日,义顺厚和吉林通江口一商号发生债款纠纷,“有通江口玉顺兴号与商号(义顺厚)买卖交易已竞多年...欠商号货价银七百四十二两四钱三分” 。[29]债款并不算多,但如果债户过多,数目也很可观,为此义顺厚向商会投诉给予解决。
    本年7月间,恒义利、庆丰号、永惠兴、恒有为合股组设公裕兴号营业。“于光绪三十三年已知亏赔...不料恒有为生意已归歇业...核欠公裕兴之银三千五百九十五两四钱五分,分毫未归,及向追讨,以大价劣货相抵”,[30]为此,该三号向商会投诉给予公断。
    由于受东盛和倒案影响,本地各商号大都受累而欠账不还。本年八月,西义顺、义顺长、恒义利又因永升德号赖账而向商会投诉:“本街有永升德系永升泰支开生意,其财东李乐三...系多多富有人所共知。自去冬十月一日东号倒闭,该号亦藉端取巧欠项不付...该欠(西义顺)银一千四百二十一两一钱二分,又欠义顺长银三千七百拾七两八钱五分,又欠恒义利银贰万九千三百二十九两四钱五分。...永升德关闭并其老号永升泰改为春德长,其弄巧避债容心刁抗显然可见。”[31]而永升德欠恒义利债款还有一说:“去岁(1907年)九月间,(永升德)与恒义利号订买羌帖(俄币)三万元,言明期至十月初一日银帖兑交,又由商号(永升德)订卖于东号(东盛和)羌帖若干。是日下午,东号同时倒闭”, [32]而事先得知底细的厚发合银炉串通永升德将三万元羌帖转至厚记,作为抵偿东号的欠款。上文提及的永升德欠恒义利贰万九千三百二十九两四钱五分即是这三万元羌帖。即使经官究办,而恒义利的损失也是惨重的。恒义利为西义顺五大银炉之一,地址位于辽无三厂路北家属楼处,财东李序园,经理于元春。
    1908年9月,西义顺、永同庆、郑迺箴为房屋被偷租一案状告永春茂及德商瑞记洋行。“据瑞记行禀称,华历光绪三十二年三月间永租永春茂房地一处”。[33]文中所称的房地位于针织一厂后河沿东永茂西邻,也是后来永同庆,永同和、永和祥油坊之地。该房地于光绪初年由西义顺、永同庆、“商等伙立树滋堂买信泰成郑春轩市房一处,当将此房租与众债主内之日源福生理。光绪八年日源福将北头市房转租与永春茂”,[34]而永春茂又转租瑞记洋行应属不合法,为此,双方只得对簿公堂。
    西义顺油坊于1907年秋筹备改造事宜,“于宣统元年始,全部改用机器制造,俾与洋商相抵抗”。 [35]而营口大多数油坊也已采用机器制油,从而使生产效率大为提高,进而造成饼豆的供应紧缺。“开河后,自铁岭、通江口等处运来元豆日多一日,堆积如阜。而洋商争入内地抢先购买元豆,故本埠豆价反日益昂贵,豆饼亦然。且因日本刻正多需豆饼,日商小寺洋行及晋太丰现与广永茂、西义顺、兴顺魁、怡兴源、太古元等铺争购豆饼十三万枚,是以豆饼行市近来亦益见腾昂云。”[36]这反映了清末营口榨油业的兴旺发达。
    营口是南北货物的贸易枢纽之地,很多南货是由上海用轮船运来售卖的。“营口远来洋行代理招商局轮船装卸货物历已有年。商(西义顺栈)等于上月(宣统元年七月)二十七日装普济船洋杂货若干由申来营,洋面被瑙国船撞伤开漏,前驶不能,就在威海地界将货另过爱仁船运营。”本来货物已受损,然而货主提货时,运方却要“各货按照估本百两索押现宝银七两五钱,否则不能发放”。 [37]为此,西义顺栈、义顺华、义顺栈等数十家商号联名向商会呈控裁断此事。
    1909(己酉)年11月,义顺华老号因北商镇安县商号欠债不偿而提起控告:“镇安县新立屯商号福和成净欠银二千一百八十六两三钱九分、福裕成净欠银一千五百七十三两四钱一分、福发成净欠银一百三十六两二钱九分,俱各延抗不偿。”[38]义顺华西邻东盛和,从事货物贸易生理,经理人杜锡三。
    本年末,恒义利等号又因吉林商号欠款一案转请吉林官方查封变偿。“据恒义利、世昌德、大盛亨等三号禀称,吉林公升庆号在营欠该三号营银六万四千四百五十四两四钱三分,狡抗不偿...请直隶厅电请吉林府速饬查封公升庆变偿。”[39]债款实在是不少。
    进入宣统二年(1910年),义顺华商号又陷入一场债务纠纷之中。“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玉兴德商号川换银...净欠五千一百十五两三钱八分,计今数载,毫未偿还。现查玉兴德执事人杨葆真在合顺兴粮店潜身任事...置若罔闻”。 [40]免不了又是一场旷日持久的纷争。
    本年,作为西义顺联号的五大银炉之一的义顺长(长记银局),随之也遇到了一点麻烦。“本埠裕庆祥自去岁歇业,共欠义顺长营平炉银五百八十七两四钱五分”。[41]好在裕庆祥主人比较守信,案件不久就解决了。
    宣统三年(1911年),恒义利和长记又陷入一场债务官司。“埠商源成义亏欠商(厚记、裕庆隆、恒义利、晋太丰、长记)等五家银共计壹万零零八拾贰两壹钱六分。源成义于今(年)正(月)歇业”, [42]但不知此债案后果如何?
    营埠商号广合公,专营代理哈尔滨俄商通远公司布货,而广合公同时又托西义顺数家货栈经销该货,由于没有按时回款,通远公司通过驻营俄领事照会营口商会,要求西义顺诸号将货款直交通远公司。“俄商通远公司经理人李宾藻禀称,该公司在华商广合公存有代理售卖之布货,尚欠八千余元露卜。...兹广合公在营将代理通远公司之货又复在西义顺等号存放代售,于前日卖与西义顺布货银一千三百八十二两九钱九分;义顺元四百四十三两四钱七分;义顺栈货银一千二百八十七两零七分,共核银三千一百一十三两五钱三分。”[43]按广合公的账目,此款尚未交付广合公。为此,俄领事照会该款先交商会,而后直接交与通远公司。此事发生在宣统三年6月份。文中提及的义顺元商号是由盖平迁过来的,店址位于西大街,执事人王俸臣。而义顺栈即位于鱼市口后河沿的西义顺老号,由于西义顺联号沿西大街向东扩展,总号迁至东北乐器厂处称西义顺栈(东栈),而原老号称西义顺西栈(西柜)简称义顺栈,主要从事装船与货栈,执事人王仁甫。
    本年9月份,官方指令推选企业家组团赴日本考察商务以便回国振兴实业。“由总会众商董公推西义顺财东李君序园,义顺厚、恒义利财东李君子初两君” [44]赴日考察。
(二)
    进入民国元年(1912年),恒义利又牵涉到一桩讼案。营埠信昌永商号与公泰源商号有债务纠葛,而信昌永一座市房又押给恒义利,为此,营口审判厅照会商务总会查明该房业主。“信昌永财东方铭颂控公泰源财东王征厚欠银一案,内与信昌永押给恒义利坐落东双桥子市房一所互有纠葛,应先查明。”[45]看来恒义利总是官司不断,而事情还未完结。
    本年4月,义顺厚、恒义利、又与东成玉商号产生债务纠葛。“义顺厚、恒义利等七家禀请,将东成玉股东纪九如堂所入奉天福恒隆股份五厘并应得余利扣留抵债,...共钱九千贰百壹十七吊八百五十文。”[46]为此,义顺厚等号恳请商会移奉天商会承办此案。
    营口是一贸易大港,轮船进出是相当繁忙的,而海关又要验货、纳税,如果协调不好,容易造成压船压货有损商务。民国以前都是先验货提货后纳税,民国伊始,海关出台新政,先纳税后提货,这给货物流转造成窒碍,从而损害商业。为此,民国二年(1913年4月),以西义顺为首的十余家商号呈请商会出面调解。“营埠开关以来,多年旧规,凡轮船出进口货物一经商号报税,贵关当即核对相符,立发报单验关提货,至后始对洋总单并发税单完税。...讵料去年贵关情恐有错,忽改新章,轮船出进口货物须经贵关核对洋总单,并将税款数目核妥发出税单方能验货,尚得将税银完讫然后方准装载提货。...前轮到者未及报提,而后船相继又来,...买主着急,不是退货,就要落价。”[47]从常识上讲,压船是要赔偿损失的。海关的这一作法目的是怕税收流失,但给商家造成的损失是巨大的,不知事件后续是如何解决的。
    1913年,西义顺又拓展业务范围,为亚细亚火油公司做代理商。“立合同人营口亚细亚火油公司并营口西义顺今互订合同,两相诚心相待各无异意。本公司言明面举西义顺办理本公司铁岭、开原两处分庄为经理人,今将合同条约订列于左。”[48]合同条款总计十三条,西义顺将属下永顺堂名下位于老爷阁北街,于光绪八年置办的,坐北朝南一处房产作为抵押。
    生活中的人们不只是从事经济活动,同时也是具有政治倾向的。1913年,北京组织共和党,各地方也积极响应,当然营口也不例外。“卸任营口地方检查厅长丁铎贵,奉北京共和党本部委任为该党特派员,于旧历中秋节前由京抵营,寓在西义顺商号。”[49]这证明西义顺的上层人士有反封建专制赞民主共和的思想意识。
    有山东黄县城北单家村的单丕嘉、单丕祥、单丕恭于同治十三年(1874)在辽阳伙开永顺兴商号,并与营口诸多商号多有来往。民国二年九月该号荒闭,拖欠包括义顺华在内二十四家营口商号货款二万余两。为此,营埠商号呈商会转请辽阳分会速饬清偿。“东魁兴、义顺华、润发合、春发祥、大盛亨、福有长、合成福、公裕兴、东益兴等二十四家为倒欠债款,搪塞不偿,环恳转请追还。事窃因辽阳永顺兴号在营与商号等交易多年,讵该号于本年九月间荒闭,结欠商号等营市银计共二万七千一百两零二钱三分...查永顺兴开设多年,向称殷实,在辽阳暨奉属各处支设分号十二家,现皆照常营业。...环恳贵总会函请辽阳工商务分会速饬清偿。”[50]这其中欠义顺华营平炉银二千四百七十二两一钱,对于一个中等规模的商家,这也是一笔不小的金额。
    西义顺在哈尔滨还有一处“发记”面粉加工厂(火磨),生产“冰船”牌面粉,享誉中外。有山东黄县堡子后人张诗谦开办三合永字号曾与发记有所往来。“商号(西义顺)前在哈尔滨开设火磨,发售面粉。有三合永号曾于前清宣统二年欠面粉羌钱(卢布)壹千叁百拾五元肆角。”[51]为此,西义顺栈于1913年呈控于商会,请给予解决。
    1913年12月,营口还发生了一起和西义顺有关的抢劫事件。“日昨(二十七日)午后一时余,亚细亚煤油公司之柜伙王乃海由西义顺取来钞票六千,腰藏三千(一百元一张)、手携三千,行至二道街新克罗斯洋行门首,突来一人取出手枪将王某之款硬行抢去,旁有洋车夫数人,行劫者毫不顾忌。”[52]看来,这类事件什么时代都有。
    本年末,省垣来函为筹备美洲巴拿马万国博览会,营口商会特召开会议研究方案。“日前午前十时,商务会开会,总理李君序园报告开会宗旨,略谓现接奉垣实业司来函内开以巴拿马赛会与日本大豆博览会如期已促。极宜征取品物以副新中国实业之优美。”[53]这也是1915年李序园参展巴拿马赛会的前奏。
进入民国三年(1914年),义顺厚(长记)又涉讼荣和兴商号债务。“荣和兴生理前经荒闭,共欠商号(义顺长、厚发合)等银七千八百五十四两三钱二分,除该号在义顺长存银五千四百六十四两六钱七分扣抵外,尚欠商号等银二千三百八十九两六钱五分。...该执事马金溪藉词搪塞,复与其股东马明俊伙谋抵抗。...马明俊现为元胜川号大股东,素称殷实,...禀恳贵总会迅予派差传集。”[54]元胜川位于西大街东端路南,经营瓷器等南货,经理高连升。
    本年6月,义顺长银局又要追讨九如丰商号欠款。“埠商九如丰前经荒闭,欠永和庆银六千三百九十二两三钱二分;欠义顺长银三千七百二十三两零六分,商等向其追索,该号执事王玉恒以先清内事为搪塞。”[55]
    本年8月,义顺长、恒义利又涉协成长商号欠款案。“商号协成长前欠商等(永同和、义顺长、恒义利、永茂号),炉银壹万七千五百六十九两四分,业经付货抵银壹万六千八百四十壹两五钱八分,除付净欠商等银七百二十七两四钱六分。屡向追索,该号执事袁吉轩籍词支吾。”[56]好在尾欠数额不大,各号损失还算较轻。
    本年末,西义顺、源成东等又涉入与吉林宏增世的一桩诈骗案。宏增世的财东王维新为山西清源县东青堆子村人,与王照新、王执恭、王少堂四家伙设生意。事窃因“吉林商号宏
    增世在营口买去商等货物计共欠营市银一万一千五百十四两七钱九分;小银元三百三十四元七角二分。讵该财东王维新将商等货物发至吉林卖得巨款席卷远飏。”[57]这是一场精心设计的骗局,而此案的办理需经奉天巡按使、山西巡按使等多方官府,事情较为棘手。
    民国四年(1915年)春,恒义利等号又涉讼和记号债务案。“立押契人桑辅臣因自设和记生意,结欠恒义利、永惠兴等众债款,经蒙商会理处,以营平银叁千两完账。除已归还五百两外尚欠贰千五百两。...愿将自置市房一所,坐落在西营南二道街,坐北朝南门市砖平房八间、腰正房八间、北正房八间、前院东、西厢房共四间、后院东西厢房共拾间,...押与营口商务总会。”[58]看来问题不难解决,象和记这样的债户真是不多。问题是恒义利的外欠账过多,是否是李序园兄弟心慈面软?这在商场上是要吃大亏的。
1915年3月9日,美国旧金山巴拿马万国博览会中国馆开幕,中国展团4000余件珍品参展。时任营口商会会长,西义顺油坊代表人李序园将“该油坊榨油机器模型送赴美洲巴拿马赛会,特蒙农商部颁给四等奖章。”[59]这是营口经济史上的首创,也为营口人民争得了一份荣耀。
    进入民国六年(1917年),经过全体员工的努力,西义顺各号走上了事业的巅峰。“本埠商场始因欧战之影响,继以帝制之捣乱,经过三年毫无成绩之可言。其所以勉强支持,市面不致有多数荒闭者,商会运筹有方,商团固结得力,有以致之。惟自去秋商气肃清、收获颇丰,金融虽稍吃紧,人心俱获安宁,故营商贸易较常遥渐兴旺。现据商界底确消息,其获利最讵者惟西义顺独占优胜。西义顺财东系商会总理,惟客冬以油饼大豆之拍卖得利至三十余万元,询本埠商场之铮铮者,其他各商户虽皆有盈余及稍逊一筹云。”[60]这是西义顺号在李序园的运筹下获得的一次商业胜绩。
    1917年7月,义顺栈涉入海城庆成和商号骗取布疋一案。“有海城县商号庆成和来营办货,寓居商号,经庆成和执事刘绍源手在商号买(布)二十疋:三兔花旗布五件、三鱼花旗布二件、天虎头花旗布二件、龙头花旗布五件、顺手兰鱼洋线二件、兰大蜨坎布三件、太阳印坎布一件、韩信牌坎布一件、羊毛花旗布五件,以上共计二十六件,俱打义顺栈发货鬃印。本月二十二号着本埠利生和、福增栈两转运局装火车发至海城。”[61]事件应是货发走,款未付,形似一场骗局。后续应是义顺栈呈商会转辽沈道尹,再转海城县署给予扣留,商场的险恶可见一斑。
    在联号大好的商业形势下,本年7月10日,义顺厚购得石桥子村一块官地。“现据领户义顺厚系营口县人,遵章交纳小银元贰拾捌元肆角,核准放给减下则官地拾肆亩贰分,坐落营口县北石桥子村西处。中华民国六年七月二十日” [62]
    进入本年秋季,雨水频繁,辽北地区更是汪洋一片。“铁岭水灾,商民住户均罹浩劫已见各报。近悉本埠商户在铁设有支号者均受莫大之损失。如西义顺在铁之分柜不第浸坏房产货品,尚淹毙柜伙二人。现该商已派人赴铁调查颠末矣,究竟该处损失若干尚待交报。”[63]
能够淹毙人命可见水情之重,真是天有不测之风云。
    民国七年(1918年)1月,西义顺又涉状诉和生祥欠款一案。“西义顺等号状诉邱天奎(和生祥财东)等欠款一案,前准函送华洋诉讼裁判所卷一宗。查本案业经本厅(营口审判厅)于民国六年十一月三十日判决。”[64]本案业经审判厅审判,看来案情较重。文中提及的华洋裁判所,是因和生祥牵涉到日商加岛银行一案。
    同是在1月份,义顺长又牵涉安东玉盛栈欠款一案。“安东玉盛栈前欠商号营平炉银一千二百十六两九钱六分...该号在本埠永昶栈存茶枝五十余包,在福增益存茶枝七十余包,又在德和盛存细辛三十包,该号共存之货约可抵还商号之款。”[65]从文中可知永昶栈、福增益为专业茶栈。好在有货可抵,这次义顺长损失不会太大。
    也是在1月份,义顺华、义顺栈因范家屯万顺成号欠款一案,因有房屋抵押,因而去函该地商会评议市房价格以便完债。“埠商义顺华恭称,范家屯商号万顺成欠货银叁千九百八拾两;义顺栈恭称,万顺成欠货银壹千六百七拾两迄未偿还,并均称万顺成在范家屯有市房两处已拟交此项债款。”[66]好在有房可抵,此案不难解决。不过义字各号众多外欠款,预示着将面临极大的商业风险。
    本年11月份,西义顺在哈尔滨购得一处火磨(面粉厂)。“俄商某火磨,今春卖与营口巨商西义顺,价值三百万卢布。刻闻有人拟行转买,已出价八百万卢布,该号犹不肯撒手。”[67]已知西义顺在哈原有一发记火磨,经理为黄县人姜轶庵。而在1919年西义顺倒闭案中没有提及后买的这一火磨,想必是后来西义顺又转卖与他人了。如此,西义顺可又大赚了一笔。卢布的“元”与营平银的“两”比值相差无几,银要贵一点。如此一来就是数百万两的收益,但不知事实是否如此。
    本年11月,西义顺等号追偿东兴茂号面粉款一案又提上日程。“商号西义顺、义顺厚、永茂号等禀称前经卖与东双桥街东兴茂号面粉共计一百十代。计洋四百六十三元五角,正尚未交款。(其中)西义顺:绿兵牌面粉叁拾袋,每袋价洋四元。绿天字牌面粉叁拾袋,每袋洋叁元八角;义顺厚:兰鱼牌面粉叁拾袋,每袋四元一角;永茂号:黄车牌面粉贰拾五袋,每袋价洋贰元七角。红财神面粉拾五袋,每袋价洋贰元六角。”[68]东兴茂的欠款并不算多,通过上述内容,我们可以了解到当年面粉市场上的经营状况。
(三)
    天有不测风云,事业如日中天,但内部又潜伏着极大风险的西义顺联号,终于民国七年腊月初一(1919年1月2日)卯期清算时被众多客户挤兑,由于不能兑付现银,因而联号宣布停业。“△西义顺之被挤:本埠西大街商号西义顺为营口巨商,资本雄厚,信用昭著。设总号于本埠,立支店于大连、盖平、铁岭、孙家台、哈尔滨(火磨)、甜草岗、山东、黄县、约有二十余处。近年来各处支店均获厚利,惟总号受钱法之影响赔累约五百余万,截长补短尚不至于倒闭。讵日前突被各债权人所挤,兹查其被挤之原因及李翰三怂恿各债权人之所至。 △李翰三之险诈:李翰三系厚发合执事现充总商会副会长,人极阴险,机警万端,素以走动衙署接交官吏为毕生之能事。去冬,警厅驱逐经纪出境实李之主动力现复。缘某外人组织钱业公所,甘愿将全埠金融权让诸外人操持渔利,阖埠商民恨之刺骨(街市已发现匿名帖上书贼子李翰三盗卖营口等语)。总会正会长现为西义顺执事李序园充任,彼垂诞三尺已非一日,近因西义顺亏累甚巨及怂恿各债权人逼挤,竞将该号逼挤倒闭,正会长一席唾手可得。不仅此也,该李某并负有破坏金融之罪恶。本埠炉银腊卯为六十五元,辽沈道尹荣叔章氏为维持市面起见曾传谕各商户不得任意跌落,李某竞敢主使银法价跌至三十二元,全埠众商咸蒙损失,而西义顺亏累之巨亦系银价跌落所至,实李某阶之厉也。”[69]
    由于义字号被挤倒闭,义号分号所存有关商户的货品也引起纠纷。营埠茶栈瑞昌号、乾和坤、天生春、张存德、黄厚记、源春号、恒昌盛,马玉记向商会申诉要求开启存于义顺华的茶叶。“商等于上年由南省运来茶叶三千四百五十八箱,卸存于义顺华号内以便随时出售。讵查该号因与西义顺联号之关系,所有外存货物奉有均署命令不准客人起货,致该号所存商等之货已卖者不能起出。”[70]
    根据省垣的指令,辽沈道尹荣厚于本年4月18日,在总商会召开的临时大会上宣布义号债案的解决办法。“月之十八号,辽沈道尹荣叔章氏为宣布义号债案解决办法,饬由总商会于是日午后三时开临时大会。莅会者荣道尹、陈知事、守厅长、郭、谢代理正副会长、全体会董暨义号债权债务全体不下数百人。首由郭代正会长述开会缘起,毕旋由荣道尹先述义号搁浅时办理之手续,经过之情形及维持市面债权义号三者之关系。继宣布解决办法,逐条说明规定之用意,实行之利益。最后并将炉银宜如何维持信用,七家银炉宜如何联络团结官家当负完全保护责任洋洋数千言,委婉透彻,众商皆大感动,全体赞成。兹将解决办法特意如左(甲)组织银号:(一)由营埠有力商家集资至少在四十万两以上作为股本,合组一银炉定名曰公益银号。(一)公益银号经理、存放银码货物、押款货币汇兑各事,其业务与旧设之银炉无异,但于以上规定各项外不得兼营其它生产及投机营业;(一)公益银号一切营业应遵照定章办理,其业务细则另行详定。(一)公益银号附设一清理义号债务处,办理义号债务事宜,其章程另行规定。(一)公益银号设监理一人监察一切营业事务,设经理一人管理一切营业事务,统由股商公举另用号伙若干人由经理选用。(乙)清理义号债务办法:(一)义号债额连油饼飞子及营业货款并计在内约共八百五十万两,财产货物约共六百五十万两,两者相抵约有著债七成七分,无著债款二成三分。由义号出之信用久票七成,普通欠票三成,交给债权人。(一)两种欠票均以炉银为本位,照债权人之债额填写。其债额较钜者得分数填写。至两种欠票式样用三联单式由义号制备,盖用号章,并送公益银号加盖号章。一联交付债权人,一联存义号一联存公益银号。(一)七成信用欠票市面上应一律通用,三成普通欠票俱交存于债权人之手不准通用另以命令公布之。(一)七成信用欠票定为月息八厘,付息期期分三六九腊四卯统由公益银号代为照付。其三成普通欠票免息。(一)义号全部财产契据该处公益银号保管以为欠票信用之担保。(一)义号全部财产应分别去留,去者由公益银号随时处分,处分办法另定之。留者仍由义号照常营业,由公益银号监视,监视办法另定之。(一)处分财产所得售价暨营业所得余利统存于公益银号。积之十分之一即由公益银号代为收回欠票十分之一。先收回七成信用欠票须收回三成普通欠票。(一)义号财产内有现款一百三十万两应交存于公益银号,备为义号营业活动资本随时接济。(一)两种欠票   全数收回后则应清理债务撤销并撤销营业之监视,其所余财产契据如数发还。以上甲乙各项规定各办法其实行时统受地方长官之监督。荣道尹布告毕代理正会长郭渔笙继续发言谓义号债案荣道尹费尽心力、设法维持债权债务固皆莫名感激。兹经道尹布告一切大纲完备之至,务望众商体查此意协力进行必获圆满之结果,庶不负道尹与省长维持商业之热忱。更请各大绅商对于公益银号之入股踊跃进行,共襄义举,不胜翘盼之至。郭会长宣毕时已五时,遂振铃散会矣。”[71]
    西义顺债案有了具体解决办法后,义号部分支号恢复营业。“本埠巨商西义顺号自去腊发生风潮后该号即临时歇业,兹经官商设法维持已有具体办法,债案完全解决。该号遂定于月之二十五日开始营业,市面商业已渐就活动,金融亦有美观,较之从前大相迳庭,不幸中之大幸也。”[72]这次保留营业的是西义顺栈(包括义顺栈即西义顺西柜)。西义顺西柜即西义顺老号,是典型的商业大屋子和装船行业。有资料对它的内部结构分工作过详细的描述。
西义顺西柜店务分工明细表[73]
                      管大豆 、豆饼、豆油……………………………二掌柜
    一、管买卖  柜大件杂货布货………………………………………掌柜
                      管栏柜…………………………………………………掌柜
    一、管装船车火轮船………………………………………………三掌柜
    大掌柜      一、管货栈……………………………………………………………伙计
    一、管院子……………………………………………………………掌柜
    一、管帐………………………………………………………………掌柜
    一、管银子……………………………………………………………掌柜
    一、管写信……………………………………………………………掌柜
    由学买卖的升到外柜伙计,有一个时期叫做外柜见习,天天跟随外柜,或自己奔走在市场上,把办妥的交易,货币行市的变动,船舶出入等情况,进行详细调查并逐一报告,把这些熟练之后才能开始当外柜。在正当见习时期,也叫做学买卖的试验期。如果才干低劣,即予解雇。
    学买卖的在1.2年间不给工资,只供伙食和1个月给两回理发钱,就是到伙计也无一定的工资。只在每年正月16-17日根据当年的营利多少或成绩如何给予奖金,最少给小银币6-7元,掌柜的到上级的伙计给小银币40-50元
    掌柜以上的每三年决算(红帐)时,分给适当的利益。其分配比率是身股一分,钱股一分,同得一样的利益,即身股钱股合计起来按分得利。
    现在把西义顺的利益分配率揭示如下:大掌柜1分2厘,二掌柜1分,三掌柜7厘。
    此以下按席次逐级减少1厘分配之。财东代理人5厘,伙计赏金2分。
    经过一个月的筹备期,营埠各商终于组成了资本五十万两,由黄县人姜汉章为经理,徐环五为副经理的股份制公益银号。“本埠埠商遵令组织公益银号业已成立……特聘徐环五为副经理王绍莲为营业主任……定于阳历月之二十五日开幕云。”[74]
    公益银号成立后即着手处理义字号的价值500余万两的固定资产。
西义顺联号(埠内、外)资产明细表[75]
    营口西义顺北栈一所         房四十间
    营口西义顺南栈一所         房二百六十六间
    营口义昶南栈    同         房二十三间
    营口义和乾南段  同         房二十四间
    营口东益盛市房一所         计三十四间
    营口宏兴裕市房一所         计三十间
    营口兴懋长市房一所         计二十二间
    营口同发店市房一所         计一百三十六间
    营口兴顺魁房    份         计二百七十四间
    (共银十八万七千两十分之中应有三分一五)
    营口厚发合                计二百十三间
    (共银十五万两十分之中应有六分之一并除典价)
    营口玉盛发                 计八十五间
    (共银三万五千两十分之中应有三分)
    营口天增栈      同         计六十九间
    (共银二万两十分之中应有一分五)
    营口公和北栈    同           计六十八间
    (共银二万两十分之中应有一分三)
    营口元生福      同           计四十八间
    (共银八千两十分之中应有七厘)
    营口正祥孚      同           计二处
    (原银十七万五千八有一万二千二百五十两)
    营口青堆子西义顺栈房一所    (原典价)
    营口牛家屯房地               一处
    营口平康里官房股份           本银一万两
    营口商业学堂股份             本银贰千两
    营口水道电气公司股票         七百五十股
    营口正隆银行股票             三百七十六股
    营口肇兴轮船公司股票         贰千股
    内国公债  原大洋             五千六百元按六扣
    省公债                       原奉票一千三百十九六
    美国公债                     原日金壹千二百元
    大连奥町新和丰楼房           一所
    大连加贺町义顺连楼房         一所
    大连西岗子卦铺市房           一所
    大连南山市房                 二所
    大连三太油房股票             九百股
    盖平扒头街集贤栈 恒盛东市房  一所七十一间
    盖平火神庙义顺合市房         五十二间
    盖平东大街谦太长市房         十间
    盖平鼓楼南义兴祥义成祥       市房贰十间
    龙口肇兴行    市房           两处
    通江口        市房          一处
    锦州荒地                     贰方
    沟帮子荒地                   贰十一方
    田庄台        市房          一百三十间
    范家屯        市房          贰所
    长春铁路用地朝鲜行住房      一所
    甜草岗 义顺田 市房          田地
    甜草岗 西义顺 市房          一所
    哈尔滨 义顺升 楼房地产      一处 货厂一处
    哈尔滨 西义顺发记  火磨     一所
    关于西义顺联号的倒闭,简单地讲有二方面原因:一内因,(1)西义顺家大业大,容易产生冒险心理,放出的“码子”过多,从而形成众多欠账。(2)受羌帖落价所累,由于西义顺有关分号如恒义利手中存有大量羌帖(如买卖哈尔滨火磨),而“十月革命”一声炮响,俄国沙皇倒台,沙俄卢布不可能指望布尔什维克新政权给予兑换新卢布因而变成一堆废纸;二外因,河北帮厚发合执事人暗中鼓动挤兑并以低于市价(六十五元奉票)一半的价格(三十二元)兑换一锭炉银,再富有的商家也难以招架。详细的讲:营口银炉业者,向分山东、河北、当地三帮。山东帮以西义顺银炉为首,河北帮以厚发合银炉为首,当地帮以世昌德银炉为首。三帮互相竞争,各不相下。其中势力最大者为山东帮。因营口自开港以来,市内商家,多为山东人所经营,故该帮银炉的主顾较多,营业较盛,其中又以西义顺银炉首屈一指。该号的经理人李序园,气焰熏天,睥睨一切,颇惹同业者的嫉恨。河北帮的厚发合银炉,系乐亭财阀刘姓所经营,资本雄厚,而本埠的英发合、志发合等银炉,哈尔滨的益发合等油房、火磨和银号(后改银行),长春的益发合银号(后改银行)、泰发合绸缎庄、东发合茶叶庄,大连的益发合粮栈等等,都是其同姓资本家经营的企业,皆能与之呼应声援,故在营口银炉业中,占有重要地位,当然不肯甘居人后。西义顺的顾客既多,又要贪大独步,放出的“码子”,为数自巨,而借银户的信用,也就参差不齐。一旦银根吃紧,即难于顺利收回。民国七年冬,该炉因周转不灵,逐陷窘境,仓惶间急欲收卯,牵涉范围过广,以致影响山东帮各业,顿感紧张,自顾不暇,无力互助。这时,如果河北、当地两帮银炉肯于拔刀相助,当不难平安渡过。无如该炉既已召嫉在先,两帮对之不但称快,且以为是自己营业的发展良机,而漠然视之。西义顺终于破产,并牵累其在各地有联财关系的企业,和同它有交往关系的甚多商家,或者倒闭,或者濒于破产。这不但在营口,甚至在全东北的经济界掀起一大旋波。营口市场,一时几呈停顿现象。即其他两帮银炉,亦受其影响波动,感到窘迫不堪。无奈,辽沈道尹公署出手整顿,召集营口商务总会和银炉公会的商董和有力会员,组织金融维持会,迫令各银炉业者出资,成立一“公益银号”,负责清理义字号的资产负债,以安定人心。并限令银炉业者,到期收卯,不准滥放银码,以巩固银炉信用,赖以勉强渡过难关。
    公益银号成立之后,义号债案欠人、人欠各账陆续开始处理。本年6月份,有商号新益利(执事曲济堂)将5千元金票托人存于义顺长银局。“商于去冬十二月二十六日夜,以金票九钱一分八行市收复元兴(商号)金票五千元。二十七日上午交讫,当即付炉银支票,...求其(复元兴执事袁玉轩)转存义顺长。”[76]当年春季义号倒闭,这笔存款不知如何处理,为此曲济堂、袁玉轩呈请商会给予答复。
    1919年8月23日,西义顺兑卖位于平康里的房地产权。“立永远兑卖契:义号股东代表李序园因本号搁浅……今将号中所有平康里官房份、商业学堂份、省公债票三项,情愿兑卖与营口商务总会永远经理。同众言明售价平康里官房份共炉银四千五百两,商业学堂份共奉票贰千元,省公债票共奉票壹千叁百元。”[77]
    本年9月,成立于1916年的营口信托投资公司有义号的欠款(普通欠票若干),由于公司解体,为此,公司总董李翰三致函商会备案存查。“本公司共一万股,本利如数还清,已于民国八年阴历闰七月三十日(9月30日)解组,惟存有义号普通欠票银一万一千三百八十八两三钱,票存商会。”[78]
西义顺在哈尔滨第八站八十五号(旧时)建有发记火磨(面粉厂),主体结构建于民国四年(1915年),民国八年全部完工。该厂效益较好,“大正八年(1919年)六月中纯利约
四十万元”。[79]为了抵债,也只得忍痛割爱。“营口巨商西义顺号在哈尔滨所置之面粉火磨全厂一所,营业日见发达,每年挽回利权甚巨。兹闻大连源成泰出名合资集一公司,以金票二百三十万元与义号斟拟价承售,闻已有成议,究竟如何估志之以观其后。”[80]
    西义顺在哈设支号义顺升,义顺升有货场一座与哈埠双合盛(财东为掖县人张廷阁)有纠葛。“立字据人西义顺李序园代表全族,今因银行团公记接收哈尔滨义顺升生意,联带货场一所,计占地八百沙绳,自建洋铁瓦房七间,因原领时与双合盛轇轕未清,银行团公记未能深信,故先借奉票六万元收回欠票之用,应许限期一年之内,由李序园自行与双合盛交涉清楚,将原房地移交公记管业。”[81]时间是民国九年(1920年)二月十日。
    西义顺债务总额为850万两,自有资产650万两,其中流动资金130万两。初期偿还七成(发信用欠票),其余三成十年(1923年~1932年)还清(发普通欠票)。“本月(2月)十六日午刻,总商会长与全体议董俱到并邀集义号债权人共二三百名在会,由潘会长宣布开会事宜,将办理三成债券议就章程,……原欠总数共炉银二百一十八万八千七百零二两二钱二分,归还一成计炉银二十一万八千八百七十两零三钱三分届期三年后分作十年清还。由癸亥年起至壬申年止每年须还炉银二万一千八百八十七两零三分,定腊月一为付银之期交由总商会分给众债权,前将前发三成普通欠票如数送缴道署涂销销案,此款…将营口义号西柜营业作为保证。”[82]
    民国九年(1920年)2月,包括西义顺、英发合等12家商号控追顺发合号欠款一案。“本埠前已歇业之商号顺发合,原因欠商等炉银七万零五百四十六两九钱一分…该财东李景芳,以在黑山县属金家窝铺自置田地叁千八百零三亩,…同顺发和执事高省三至该处接管。”[83]好在有地作抵,债务不难解决。
由于义字号倒闭,仅存西义顺栈继续营业,已属风雨飘摇。为此,该号呈请商会减免税捐。“小号营业今虽继续进行,乃力薄如绵,诸凡必须缩小范围方合时宜。至于应纳之铺捐亦不得不求为从轻减等。”[84]原来西义顺号属头等铺捐,现今显然力不从心,减等势在必行。
(四)
    义字号代表人李序园、经理人王朗亭(耀三)等人,虽经历义号倒闭风潮,但矢志商业雄心不减。1920年7月,李序园伙同蓬莱人王翰生合股,在原西义顺总号处开设振义生商号。振义生是取之“义”和“生”二字。业务主要是货栈与油坊,经理人王克嘉(黄县人),油坊设于今大福集团院内,旧时称振义里的地方。“营口巨商西义顺号,去春因营业亏累过钜发生莫大之风潮,经有力官商竭力斡旋,业将债案完全解决,经过情形迭志各报。兹悉该号总董李序园、经理王朗亭特又重整旗鼓,另行改组字号,更名振义生号,刻已筹备完善布置就绪,遂于日昨开幕。埠内官商各界要人前往庆贺者颇不乏人,共接收喜幢数十架,该号特备茶点款待来宾,颇极一时之盛。”[85]
    营口有一袁芸生者,欠西义顺债务万余两。“惟查有袁芸生者欠账三张,统计原本欠营平炉银壹万叁千两。…(欠据)第元号:今欠到李丕绪翁营市银五千两,已言明长年利息一分贰厘,每年按三、九月底两期付息,恐后无凭立此欠据存证。光绪三十三年四月十二日立欠据;第贰号欠据:营市银五千两整;第三号欠据:营市银三千两整。”文中的李丕绪(缵先)为李序园的伯父,这是李氏商圈中很难得披露的人物。好在袁芸生有三处房产,“一坐落水晶宫南计市房柒间,又第三楼南土平房五间,牛家屯房较多”。[86]看来此案也不难解决。
    营埠葛丕谟欠有义号一笔债银,1921年官方下文追讨。“义号外欠案内有现寓埠商同兴顺号内之葛丕谟,原欠义号银四千两,屡经追索,除还银壹千零七十两,尚欠银贰千九百三十两。”[87]
    李序园(恒春)籍隶黄县遇家村,家乡有李逢氏者因义号欠其夫债务而在遇家李宅滋扰。为此,李序园呈商会转黄县公署严加约束。“李逢氏不问事实,一味恃孀滋扰殊属不合,除批令厅府外相应咨请贵县查明迅传李逢氏到案,…不得无理取闹。”[88]李逢氏寡妇失业的也不容易,此案不知后续如何?互相理解吧。
    民国十二年(1923年),海城籍人士翟慎先因连环债务呈商会诉状。“商民前在营口与北镇县白喻莲合资开设同裕增钱庄营业。当西义顺宣布歇业时,商号同裕增在该号存银拾壹万柒千余两。…本年五月十五日骤有海城县人付仲山、刘智堂、赵琢如之人在海城县署控告商民欠债。”[89]翟氏在西义顺存银拾余万两实属不少,也证明西义顺当年的兴旺发达。人有旦夕祸福,此类连环案屡见不鲜。
    义字号停业以后,其代表人物全力投入到肇兴轮船公司业务之中。民国十三年(1924年)第二次直奉战争爆发,奉天口岸的轮船被禁止开往直、鲁两省口岸。为公司轮船行驶南方航线,振义生、西义顺栈特为肇兴公司向警察厅担保。“具保结:西义顺、振义生今保到肇兴轮船公司同安轮船由本埠出口开往大连修理,工竣后再开往福建一带口岸行驶营业,并该公司荣兴轮船亦拟由本埠出口开往福建一带口岸行驶营业,均无私投直、鲁两省各口岸情弊,倘有舛错有商等负责不误,所具保结是实,谨呈营口总商会。”[90]
    民国十五年(1926年),营口的油坊业兴旺发达,包括西义顺、振义生在内总计户数二十二家。“营埠油坊为数甚伙,目下开碾营业者计有二十二家,……东永茂、日新昌、振义生、东记、厚发合、天生厚、永和祥、义昌慎、裕兴盛(等)。”[91]
    民国十六年(1927年),由于奉票毛荒,物价上涨,油坊工人工资入不敷出,为此发动罢工要求涨薪。以东永茂、厚发合、振义生、西义顺等16家油坊业主,经总商会致函警察厅派警弹压罢工工人。“兹据本埠众油坊东永茂等十六家执事来会报称,为因钱法毛荒,各油坊工人已于昨日一律罢工,要求增薪,恳请设法解决,以维商业等情。”[92]这类事件在营口油坊业经常发生。
    1927年冬月,李序园六十华诞,江南名士顾湛澄送石匾一方。题词如下:“寿同金石,丁卯冬月中浣,序园先生六旬华诞,邗上,顾湛澄题。”
    民国十七年(1928年)春,双城县谦聚衡号欠振义生等营埠九家债款一案又诉诸商会。“本埠商号振义生等九家联名呈称,窃缘双城县商号谦聚衡欠商等货款炉银五万四千三百余两,又申银一千一百余两。该号股东兼执事人曲星五与股东郑仲山心怀叵测宣告歇业。”[93]
    振义生是一油坊,吉林也是大豆产区,二者可能因大豆预付款产生债务纠纷,此类事件实在是太多,损失在所难免。
    民国十七年(1928年)初,由义字号倒闭而保留下来的西义顺栈也因营业不善宣告歇业。“迳启者,敝号于民七年终因亏累歇业,后经道尹协同贵会办理同业维持于变产抵还债务之中,仍保留西义顺栈徐图恢复俟赢有余利以抵还残余债务。讵意经营九载非第未能赢余而又历年亏累,迄今竟至产不抵债,似此内亏外欠碍难支持只有宣告歇业以作束结,所有敝号一切现川往账目业经振义生悉数还清,是以一切动产及不动产概归振义生悉数接收管理。特此敬请贵会派员调查以昭事实实为公便,此致营口总商会正副会长鉴核。”[94]
    民国十八年(1929年)春,西义顺与遇庆元因债务问题涉讼于地方法院。“迳启者,兹据已荒商号西义顺财东李序园报称,关于遇庆元涉讼一案。”[95]看来此类事情一半时还完结不了。
    本年4月16日,振义生宣告停业。“迳启者,敝号兹因营业萧条,开销甚重,碍难支持故将营业停止以作结束。理合函达贵会查照合并声明,此呈总商会。”[96]振义生应是临时停业,1929年西大街向南拓宽,路南现存的各商号遗址大都始建于那一年。本年6月份,由合顺东、世昌德、永惠兴、兴茂福、恒利德、振义生、永泰昌等号联名上书总商会转函水道公司减低建筑用水价格。“自本埠市政命令退让官道、展宽马路以来,各商市房多数另行建筑,敝号等现已实行动工。”[97]这是营口城建史上一次重要事件。
民国二十年(1931年),有朱恒春者与振义生涉债一案,案值并不多。因炉银与大洋比价一事,营口地方法院致函商会给予查明。“朱恒春与振义生等因债务涉讼一案,其讼争标的价额为营市炉银壹千捌百柒拾贰两肆钱柒分。以十九年十二月十五日市价折合究竟应合现大洋若干无从估计,相应函请贵庭查明见复以凭核办。”[98]
    民国二十一年(1932年)8月2日,李序园因病逝世,享年65岁。“大同元年夏历七月一日李序园逝世。”[99]一代商界英才的生命就此画上了句话。事也凑巧,西义顺债案的最后偿还期限也是1932年,也许是李序园忠实地履行了自己应负的责任之后才离开人世?只有历史才能回答这个问题。李序园与妻子郑鹤仙生有四子,当时年尚幼稚,郑氏另派他人经理商业。好在李序园的弟兄还在,肇兴轮船公司及振义生等相关企业照常运转。
1936年营口主要油坊一览表[100]
工厂名
资本金
生产额
职工数
豆油(斤)
豆饼(片)
裕兴盛
振德号
振义生
东永茂
兴茂福
兴懋东
永和祥
永同和
日新昌
福  兴
永  兴
400,000
54,000
15,000
60,000
30,000
50,000
20,000
10,000
10,000
250,000
200,000
900,000
1,000,000
2,000,000
1,000,000
2,500,000
800,000
1,500,000
1,000,000
1,250,000
 
 
180,000
200,000
400,000
200,000
500,000
160,000
300,000
200,000
250,000
 
 
39
39
79
75
88
47
69
61
69
 
 
    从表中数字来看,振义生的生产规模于1936年排在全市第二位。振义生油坊营业一直延续到营口解放。
    义字号其它分号:义顺盛为一油坊,坐落在西大庙路南,是从田庄台迁移而来;义昶栈为一茶栈;义合乾为一粮坊。二者的地址位于西义顺南栈。
    源利栈为一盐栈,“今由本埠源利盐栈确系李氏所设,请加入为荷。程宗华  民国八年二月一日”[101]源利盐栈位于青堆子(盼盼路北端)。
结束语
    西义顺联号从1822年创办开始至1928年全部停业,已有百余年的历史。历经“九”、“希”、“丕”、“恒”四代人的艰苦创业,截止到1919年联号停业,已积累了价值650万两白银的资产。西义顺在营口的房产有1500余间,大都分布在西大街一带,尤以老爷阁四周最为密集。从永泰昌东柜胡同到三院路北、东北乐器厂全部,平康里以北及大福集团大部分都在其属下。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同是倒闭案,1907年的东盛和五联号倒闭,给债权人造成平均50%的损失。而义字号的倒案,相关客户基本没有损失,并且享有八厘的月息待遇。这一是取决于义字号家底的雄厚(债务的七成);二是诚实守信的商业理念,不搞隐瞒搪塞,这正是我们今天所需要的商业行为准则。总之,西义顺联号是营口近代规模最大、分号最多的包括货栈、银炉、油坊等综合性的企业集团,为营口近代经济的发展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作为后来人,我们应该充分挖掘整理其这段创业历程,使之发扬光大,为我们今后的社会发展与建设事业提供宝贵的精神食粮。
参考文献
[1][3][4][6]山东龙口市遇家村李氏:《李追远堂宗谱》(1899年)。
[2]盖州市工商局编志办:《盖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志》(     年)。
[5]辽宁省档案馆:《JC10-1-3638,奉天各县境内实业家事绩》(1916年)。
[7]资料:《房地文契》(1865年)。
[8]罗饴:《东盛和债案报告》(1910年),卷(十三),第30页。
[9][11][14]于胥梦:《营口炉银史》(1932年),见《营口文史资料》(一)(1983年)。
[10](日)满铁调查课:《满洲的油坊业》(     年),第70页。
[12]大洼县地志办:《大洼县志》(1998年),第491页。
[13]田庄台镇地志办:《田庄台镇志》(1984年),第101页。
[15]《盛京时报》(1906年7月14日):<包修码头择定地界>。
[16]《盛京时报》(1906年11月19日):<商部批示>。
[17]营口市档案馆:《营口商务总会成立》(1907年)。
[18]《盛京时报》(1907年2月13日):<西义顺广告>。
[19]营口市档案馆:《义顺复函控沈阳金城泰财东彭金城合谋诓骗》(1907年)。
[20]营口市档案馆:《世昌德禀为修房恳转请验明界址》(1910年)。
[21]营口市档案馆:《西义顺函控永隆泰占房》(1907年)。
[22]营口市档案馆:《西义顺职商李恒春禀恳为码头被河北铁路采占窒碍商务恳请查验》(1907年)。
[23](日)经济研究会:《经济》创刊号,第320页。
[24]《盛京时报》(1907年11月13日):<再志商界之风潮>。
[25]营口市档案馆:《商务会禀称东成玉义顺厚价买茂兴行面粉》(1907年)。
[26]《盛京时报》(1908年4月26日):<商会集议倒铺>。
[27]罗饴:《东盛和债案报告》(1910年),卷十二,第69页。
[28]罗饴:《东盛和债案报告》(1910年),卷十二,第47页。
[29]营口市档案馆:《义顺厚禀追玉顺兴货款》(1908年)。
[30]营口市档案馆:《恒义利庆丰号永惠兴禀为公裕兴欠款恩准严追》(1908年)。
[31]营口市档案馆:《西义顺义顺长恒义利为永升德抗欠恳严追》(1908年)。
[32]营口市档案馆:《恒义利禀永升德容心抗欠恳传集究办》(1908年)。
[33]营口市档案馆:《营口商会移据西义顺等伙买市房经郑雨山偷租与瑞记行请饬该行腾出交给业主》(1908年)。
[34]营口市档案馆:《西义顺永同庆郑迺箴等为房归业主》(1908年)。
[35]辽宁省档案馆:《奉天省公署档—李恒春等经营营口实业节略》(1916年)。
[36]《盛京时报》(1909年5月11日):<豆饼价昂>。
[37]营口市档案馆:《众商西义顺等禀为普济轮船扣货勒费》(1909年)。
[38]营口市档案馆:《义顺华禀恳移镇安分会追福和成欠款》(1909年)。
[39]营口市档案馆:《商务会移恒义利等号禀称公升庆欠债不偿电请查封变偿》(1909年)。
[40]营口市档案馆:《义顺华禀追玉兴德欠款》(1910年)。
[41]营口市档案馆:《大盛亨义顺长禀为领到裕庆祥银款存案》(1910年)。
[42]营口市档案馆:《厚记裕庆隆恒义利禀追源成义欠款》(1911年)。
[43]营口市档案馆:《关道移俄领照会广合公卖给西义顺等货款饬交商会》(1911年)。
[44]《盛京时报》(1911年9月21日):<实业团选定实业家>。
[45]营口市档案馆:《审判厅函查明信昌永押给恒义利市房何人业主》(1912年)。
[46]营口市档案馆:《义顺厚恒义利等禀恳移奉天商会扣九如堂股本》(1912年)。
[47]营口市档案馆:《西义顺等禀恳请税务司照旧核对总单》(1913年)。
[48]营口市档案馆:《西义顺及李秀卿办亚细亚公司分庄》(1913年)。
[49]《盛京时报》(1913年9月23日):《组织共和党之予闻》。
[50]营口市档案馆:《东魁兴义顺华润发合等禀恳转饬辽阳永顺兴速偿债款》(1913年)。
[51]营口市档案馆:《西义顺禀追张诗谦欠款》(1913年)。
[52]《盛京时报》(1913年12月31日):<白昼行劫>。
[53]《盛京时报》(1913年12月31日):<商务会开会志略>。
[54]营口市档案馆:《义顺厚厚发合等禀追荣和兴欠款》(1914年)。
[55]营口市档案馆:《永和庆义顺长禀追九如丰欠款》(1914年)。
[56]营口市档案馆:《义顺长恒义利等禀为协成长尾欠不付恳请理论》(1914年)。
[57]营口市档案馆:《西义顺源成东等禀恳转请查封宏增世各财东财产抵债》(1914年)。
[58]营口市档案馆:《和记东桑辅臣欠恒义利永惠兴等债款立押契存案》(1915年)。
[59]辽宁省档案馆:《JC10-1-3638,奉天各县境内实业家事绩》(1916年)。
[60]《盛京时报》(1917年3月11日):<西义顺获利颇丰>。
[61]营口市档案馆:《为商会函义顺栈禀控庆成和设骗布疋请扣留》(1917年)。
[62]资料:《房照地契》(1917年)。
[63]《盛京时报》(1917年8月16日):<营商支店之受灾>。
[64]营口市档案馆:《营口审判厅函提西义顺为状诉和生祥欠款》(1918年)。
[65]营口市档案馆:《义顺长禀恳扣留安东玉盛栈在永昶栈福增益德和盛存货变抵债款》(1918年)。
[66]营口市档案馆:《义顺华义顺栈恳转请范家屯商会将万顺成市房议价抵偿债款》(1918年)。
[67]《远东报》(1918年11月15日):<买火磨者大获利>。
[68]营口市档案馆:《义顺厚西义顺永茂号为东兴茂面粉款》(1918年)。
[69]《盛京时报》(1919年2月8日):<市面大恐慌>。
[70]营口市档案馆:《营埠商号西义顺搁浅(一)》(1919年)。
[71]《盛京时报》(1919年4月22日):<义号债案解决矣>。
[72]《盛京时报》(1919年4月23日):<西义顺定期开幕>。
[73](日)井坂秀雄:《南满洲经济调查资料》(1910年),中译本(1960年)第77页。
[74]《盛京时报》(1919年5月22日):<公益银号定期开幕>。
[75]《盛京时报》(1919年7月17日):<售产广告>。
[76]营口市档案馆:《新益利禀请义号间接存款何以偿付》(1919年)。
[77]资料:《总契》(1919年)。
[78]营口市档案馆:《信托公司函送义号欠票存留备案》(1919年)。
[79]营口市档案馆:《营埠商号西义顺搁浅(二)》(1919年)。
[80]《盛京时报》(1919年11月4日):<义号火磨出售>。
[81]营口市档案馆:《西义顺债务》(1919年)。
[82]《盛京时报》(1920年2月29日):<偿还三成债券办法>。
[83]营口市档案馆:《西义顺英发合恒义利义盛金恳转请备文带递黑山县盘山县追究顺发合押产胡少三欠款》(1920年)。
[84]营口市档案馆:《西义顺请减铺捐》(1920年)。
[85]《盛京时报》(1920年7月23日):<振义生开幕志盛>。
[86]营口市档案馆:《西义顺债务(二)查封袁芸生房地》(1920年)。
[87]营口市档案馆:《营口商会函请追义号外欠案内葛丕谟欠债不偿》(1921年)。
[88]营口市档案馆:《西义顺代表李恒春呈为李逢氏在家滋扰咨黄县传案约束》(1922年)。
[89]营口市档案馆:《翟慎先呈为抗违政令索要义号三成欠款请转咨海城县照原案驳斥》(1923年)。
[90]营口市档案馆:《肇兴大通为轮船被毁不合军用》(1924年)。
[91]《盛京时报》(1926年6月30日)<制造油饼之调查>。
[92]辽宁省档案馆:《营口总商会为请派警弹压油坊罢工工人事》(1927年)。
[93]营口市档案馆:《吉林双城县商会为振义生等与谦聚衡债务》(1928年)。
[94]营口市档案馆:《西义顺债务》(1929年)。
[95]营口市档案馆:《营口总商会函营口地方法院为已荒商号西义顺与遇庆元涉讼一案》(1929年)。
[96]营口市档案馆:《振义生为停止营业》(1929年)。
[97]营口市档案馆:《合顺东等建筑楼房请转请用水减价》(1929年)。
[98]营口市档案馆:《振义生债务》(1931年)。
[99]阎海川:《性理疗病征验录》(1935年)。
[100]伪满国务院总务厅弘报处:《省政汇览》(1937年),第八辑,奉天省篇。
[101]营口市档案馆:《营埠商号西义顺搁浅(一)》(1919年)。
 
[打印本页][关闭本页]
 
  网站首页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主办单位:营口市文化体育和新闻出版广电局 承办单位:营口市图书馆 辽ICP备06004918号
版权发布:营口之窗网站 技术支持:营口爱思达计算机信息网络有限公司(国家批准建站单位)